印象中小時候常有一個老人來我家敲門,但母親始終不願意幫他開門,久了之後老人也就沒再拜訪過,隨著時光流逝,年齡成長的我,從親朋好友可中得知,那個老人就是我的外祖父,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跟媽媽交惡了,親戚還很惋惜的表示母親以前跟她父親的感情很好,但無論如何追問,就是沒有辦法得到答案;想想這也難怪,逢年過節除了去母親的朋友以外,親戚倒是都很少往來。

家中只有我母子倆人,對於沒有父親這件事情,媽媽總是笑著說「是天上給她的禮物」這樣帶過,不過言談中母親常透漏出比較想要女兒的傾向,想也奇怪,雖然媽媽長相算不上非常漂亮,但也算是標緻了,但卻一直沒有異性來追求;某次在跟她老友聚會的時候,從朋友話裡聽出來母親對男性有種厭惡感。

雖然她有這種怪異的執著,但不影響母親對我的態度,可能也是因為是自己的兒子吧,甚至還十分的寵溺,既然對我沒甚麼影響,也就不去追究媽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到了某次母親的表姐來家裡玩並住了一天,在就寢時間偷偷爬起來躲在門後偷聽她們聊天內容的時候,才得知好像是外公曾經在媽媽少女時,有性騷擾過她,雖然似乎沒真的發生了甚麼事情,但自小依賴外祖父的她心中烙下了一個極大的創傷,也就是為什麼母親她不再相信男人。

既然如此,到底那是哪個幸運的男人,讓媽媽可接受並生下我?另一個疑惑一直困擾著我,可是我卻不敢問這種問題,跟母姓的我唯一的線索就是母親從小到大時常帶我去做身體檢查,幾次在檢查時趁母親不在現場刻意問護士阿姨,是不是身體有甚麼問題,不然幹嘛一直檢查,經過幾次探詢之後,護士脫口而出是因為母親擔心我是試管嬰兒出身,怕對我身體有不好影響,所以特別仔細留意我身體有無不好的變化。

所以這麼說來,我是母親自己區挑選基因,透過醫學的方法把我制造了出來,為什甚麼她要這樣做?是因為排除自己下半生的無聊?亦或是希望老了有所依靠?想到這裡,鑽牛角尖的我壓根打從心裡認為媽媽十分自私,雖然生出我,但是我所得到的卻不是完整關懷,沒甚麼親戚朋友、也沒父親、祖父輩的長輩在我生命中也可說是一個空號!雖然有所不滿,但對於母親,也只敢把不滿的情緒隱忍在心中。

上了高中後,情竇初開的我開始努力結交異性朋友,幾次偷嘗禁果下來,發現自己有嚴重的處女情結,現在的時代很開放,到了高中的女孩,很多都已經不是完璧之身了,讓我大失所望,某天到家看著電視,見到母親剛從銀行下班回來,忽然心中一震,媽媽她生下我並不是因為透過跟異性的性行為,而是透過外科方式將授精卵植入體內的,那…母親嚴格說起來,還是個未經人事的處女…?

意識到這點的我,看著母親時心中不由得浮現一股心癢癢的衝動,但看到她穿著標準的女行員襯衫窄裙套裝,黑窄裙下只露出一小截肉色絲襪美腿,保守的裝扮實在讓人沒有多大的興趣,可是那個情節卻一直在我心中發酵,母親就像嘴旁的一塊肥肉一樣,等著我去吃。

「你幹嘛一直看我?哪裡很奇怪嗎?」

「喔,沒有啦…媽媽…剛剛在想…妳的穿著似乎有一點點老氣耶…」

「嗯…?我才38歲耶,敢說妳媽老?」

「哈哈…我是說穿著…穿著啦!又不是指妳本人…」

「呵呵…上班要怎麼穿著年輕,這是制服啊,公司規定要穿的!」

「我知道啊…可是媽媽這樣穿真的很歐巴桑耶…」

「吼~趕叫我歐巴桑?那你說要怎樣才看起來年輕啊?」

「呃…很簡單啊,媽媽妳拿一個別針,將腰間的襯衫在背後捏起一些後用別針別住…妳去照鏡子看看有腰身是不是比較年輕?」

母親疑惑地去找了一個小別針,按照我的指示動作,真的把水蛇腰跟大乳房襯托了出來,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她的身材那麼的好,接著他走到大鏡子前,看了一下,轉頭說

「耶~上半身這樣看起來真的不錯耶?但是搭配下半身有點怪!」

「妳窄裙都快罩住膝蓋了,當然不搭啊!媽媽可以將裙子往腰間內摺一點,這樣讓裙子短一點比較好看跟有精神多了!妳們公司有規定裙子長度嗎?」

「公司是沒規定啦…」她邊說著邊將裙子自腰間往內塞,直到我說可以的時候,母親的窄裙已經變成迷你窄裙了,到膝上20幾公分,白皙纖細的絲襪大腿整個裸露出來,媽媽在鏡子前面不停的扭動自己的腿,擔心的說著

「這樣會不會走光啊…感覺好短喔…」

「不會啦…哇…媽媽妳好正喔…正妹OL喔!」

「哈哈…你剛剛吃糖嗎?真的不會走光嗎?」

「我看一下!」

接著我走到母親身旁,蹲了下來,從斜下方各種角度往母親裙底看,雖然是自己的媽媽,但那種若隱若現的神秘感,已經讓我十分興奮,忽然想惡作劇一下,蹲著時雙手抓住母親的腳踝稍稍往外扳開,頭整個往上仰向母親私處故意吹了一口大氣,頓時她立刻往下蹲一點點,雙手按著小腹,臉很紅的對我說

「哎呀,幹甚麼你?亂來!」

「呃…我…我只是想跟媽媽妳講說,不會走光啦…要這樣子腳張開,人頭在正下方往上看,才看得到妳今天的紫色蕾絲內褲喔!」

「那也用不著吹氣!」

「好啦…對不起嘛…玩笑開過火了!抱歉抱歉!」

「你連母親都敢調戲?」

「對不起對不起!」這時候我已經跪在旁邊,雙手合掌的一直道歉,幾分鐘後母親的怒氣稍為消了,我笑嘻嘻的表示罰自己做家事一個月,媽媽才不追究下去,這時我轉移話題問她這樣的穿著是不是真的看起來比較年輕,母親非常認同,她也覺得似乎改變一下穿著也滿新鮮的。

最高興的當然是我,沒想到這麼容易就讓家中出現一個火辣OL?還以為需要傷甚麼腦筋才會有視覺享受,正當我竊喜著原來改變母親的穿著就可以使得她變那正,忽然想到那麼下個月的萬聖節變裝派對,為了使自己對母親的興趣更為高昂,我一定要邀約她去。

1星期後,某次吃飯時間我問母親,要不要某天跟我參與一下親子活動?她二話不說的爽快答應,也配合我請了假,幾天後我跟她說是萬聖節的變裝派對,母親才顯得有點後悔想推辭,而我表示沒有女伴,所已請媽媽將就點配合做我的女伴,母親無奈已經答應了,也不好回絕我,只好抱怨的說「幹嘛找個老女人當女伴這樣不是很沒面子?」我當然說「不會,而且變裝打扮後,誰會在意年紀。」

幾天後我帶母親到道具服出租店,開始選衣服,我一開始裝模作樣拿了一些魔女、巫婆的衣服給她,媽媽笑著說太幼稚不要這些,心想也好險,萬一母親選這些衣服,我也要堅決反對說這些幼稚至不適合她;後來兩人翻了翻圖冊上出現了很多性感護士服,媽媽很訝異的說現在萬聖節怎麼會穿這個,我回答說現在只是好玩,沒有規定一定要打扮成甚麼。

挑了很久,最後母親自己選了個女警察服裝,大概認為這個已經算是裡面看起來不那麼挑逗或幼稚的裝扮了,但這服裝卻是一個超短的迷你裙,媽媽問我說這樣可以嗎,我當然說可以,租借回家後,母親開始試裝,最後在我的苦勸跟建議之下,願意在那白皙的美腿上再搭配了一個黑色大腿襪跟黑色高跟鞋,看起來十分誘人,而我那天則是裝扮成一個流氓,故意搭配母親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