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奴家
字数:2587
2013/10/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在家门前,己闻到爱妻在厨房弄中国菜飘出来的香气,闻在我鼻子里,
是催情药。没有人比她更知道我爱吃什幺菜,是她一手做成我的口味。吃她
做的顺德私房菜,和她房中交欢行乐,把我变成个给宠坏了的丈夫。
  打开车房进入厨房的门,美姬已站在门口等着我。她用围裙揩揩手,趋
前和我互相拥吻,我一条膊胳环绕着她的小蛮腰,另一手捧着她圆浑的臀儿,
把她胸前向我那边挤过来。她翘起脚尖踮高一些,一双丰满的乳房就紧贴着
我胸口压下来。我顺势挺起下盘,抵在她大腿间是我竖起的大旗,给一个我
己准备好的信号。
  平日,我们通常会先在厨房拥包热吻一番。美姬说过,我什幺都得不够
好,只会像个纯情的小男生接吻。那是我和美姬当年努力制造小生命时,她
给我的评价。今天只互吻了几回,甩开我那摸捏着她乳房的手,在我耳边轻
轻的说∶
  “爸爸,你的女儿今天有一个问题困扰着她。饭后跟她谈谈吧,由你亲
口回答好了。”
  我问美姬是什幺问题。美姬说,你跟女自己谈吧,我不跟你们父女传话
了。
  我们的女儿小雨六岁了,还读幼稚园。 饭后,美姬洗盘子的时候,我
把女儿叫过来。对她说∶“妈妈告诉我,妳今天把一个问题带回家,能说些
给爸爸听吗?”
  小雨坐在我身旁,仰起脸说,妈妈每天接我下课,同学们说,妈妈不像
我妈妈,像我的奶奶。到底妈妈是不是我妈妈?
  “呵呵,原来这样。我把美姬唤过来,也坐在我身旁。把放在茶几下的
一本相簿拿出来,翻开。女儿和爱妻左拥右抱,述说女儿出生的故事。
  第一幅是顶着大肚皮的美姬,和爸爸头并头的在家里自拍的。
  第二幅是超音波照片,相片有妈妈的名字。
  第三幅是我和美姬参加产前班的合照。美姬做出一个作动的表情,我在
旁提示她呼吸的节奏。
  第四、五幅在产房,小雨出生前后的情况。我抱着哇哇堕地的小雨,在
床边与美姬亲吻。
  还有实物,保留作记念的,是美姬入医院时,给戴上的辨认身份的腕带。
和医院的出生证明书,写着爸爸和妈妈的名字,当时,还未给小雨取名字。
  然后,是小雨成长的照片,一直在爸爸和妈妈的怀抱中。
  
  我问小雨∶“在美姬大肚皮里面的是谁?”
  小雨天真地指着美姬说∶“我在妈妈的肚子里。”
  我再问∶“谁是妳爸爸?”
  
  “你是。爸爸亲妈妈,妈妈亲小雨。”她指着照片说。那是我们摆的姿势。
  我告诉小雨,爸爸妈妈很想生个小孩,费了好多心思和工夫,加上专家的
指导,我才成功地让妈妈怀孕。我愈说愈兴奋,说得兴起时,美姬在我大腿捏
了一把,插嘴说,好了,这些事不要说了,小雨还小不能明白的。
  我会意了,如果我把故事说下去,不单小雨不明白,其实连我自己也搞不
通。我对小雨说,妳是爸爸妈妈的爱情结晶,心肝宝贝,知道吗?小雨点头说
知道。我们父女仨搂在一起,谈了一会儿,美姬就哄女儿上床。
  今天是行房日,我和爱妻神圣的日子,全家都要早睡。
  我先回房间,披上我的“战衣”,就是出生时穿的。然后美姬过来我们的
睡房。
  美姬坐在床沿,背向着我,脱掉家居穿的连身裙和内裤,换上了她的“战
衣”,一件紫色夜艳细肩短睡裙,短得连屁股也盖不住。衣料超薄,没穿内裤
和戴乳罩。美姬很少真空上阵。于是,圆润的胸型突现,凄凄芳草之间若隐若
现是微微张开的阴户。我行注目礼,看见在那“神袐的桃源三角洲”,我勃起
的阳具插入抽出,然后是我的女儿掉下来。我的兴致正浓,可是,爱妻没有战
意。没有像平时一样,在我面前向左转身摆个姿势,向右转身,回眫一笑。然
后一个大转身,雪白的背向着我,微微俯身,翘起臀儿,问我她好看幺?
  这是她向我的“宣战”。但今晚,她默默的爬上床,偎倚着我肩膀。小雨
的疑难解开了,美姬自己好像仍有些心事放不开。我把她拢过来,吻她时,她
别过头。扳过来,她垂下头,滴下了泪水。
  “美姬,妳哭什幺?我说错了话吗?”
  “你给小雨说明了事实。但是,人们都看出来了。我们老妻少夫不登对。
我本来是小雨的奶奶,却当了她妈妈。我做错了决定吗?”
  “美姬,妳是个最伟大的妈妈。妳为儿女作出了最大的牺牲。只有母亲的
爱,让妳能替我拿了个女儿,也给了我一个妻子。更重要的,如果不是有妳,
把我男子汉的雄风还给我,现在我一无所有。”
  “但是,你没后悔吗?娶了个老母鸡,还要和你爸爸分享一个妻子。”
  “我亲爱的妻子,我指天发誓,向妳把心肝挖出来给妳看,从不觉得妳亏
欠了我。一年有两个礼拜,妳回香港看爸爸。没有妳和我睡觉,日子很难过一
点。”
  “你不知足。一年把我占了五十个礼拜,有什幺好埋怨呢?”
  “妳说对了。我没埋怨。无论旁人怎样看妳,最要紧的是,妳永远是我的
性感女神,床上的好伴侣,我女儿的好母亲和我的爱妻。”
  “你口里常爱妻前,爱妻后,什幺爱情结晶,肉麻死人了。”
  “如果妳不想当我的爱妻,可以当我的爱妾。”
  “我确实是你的继室。”
  “原来妳呷爱云的醋。但妳知道,我不能给爱云的一切,妳都得到了。”
    
  我说的是性事。说到我们之间的性事,我心痒难耐。留意到爱妻的乳房,
大半边已经从睡裙的深V领口跳了出来。我却不惊动她的乳头,我的手悄悄地
沈潜到她大腿之间,轻轻的扫抚。
  “讨厌鬼,人家跟你谈正经事,你不留心。”
  “美姬,我留心的不单是妳口里的话,而且是一举手一投足。做了夫妻七
年了,妳屁股儿一扭,我也收到信息。今晚连内裤和乳罩都懒得穿戴,看来没
心情做爱吧?”
  “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没有杯罩的托高,我的乳房己经塌了下来?”
  “不要误会。没穿有没穿的好看。我想说的是,还未离开办公室,脑子里
就开始排演着今晚做爱的细节。例如什幺时候替妳解开乳罩的背扣,恩爱到什
幺时候才让妳内裤褪下来。”
  “好了,我快快穿上,让你马下替我脱下来好就是。”
  “美姬,不用了。这只是我设计的性爱场面。小雨的同学,童言无忌,却
教让我裤裆搭了个帐篷。我想,我们结婚了七年,做爱不能老是搔搔痒。我们
在床搞气氛,无非是让我们享受性爱的欢愉。我们忘记了我们本来的关系。”
  “你胡说什幺?”
  “是小雨的同学建议的,我想跟她的奶奶做爱。可以吗?”
  “玩乱伦?”
  “没错,我们是乱伦结合的。”
  “自从和你结婚之后,我就把是你妈妈的身份丢开了,一心一意做小雨的
妈妈和你的妻子。”
  “但是上帝派小雨的同学说话,我们必须面对我们在做爱时抗拒,在日常生
活中也不敢承认的事实。当初,没有妳的鼓励,我不能踏越这条界线,今天,我
要帮助妳克服这个心理障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