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週末了,下了班剛走到停車場電話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廣州的同
學征。
  「哥們,我在海市開會,現在已經完事了,正和一個朋友在一起吃飯,你也
過來吧!」征興奮的說道。
  「好呀,我們也好幾年浺娒媪恕2贿^,不會不方便吧?」我也有些激動的
說道。我們是從小一起玩到大的,親如兄弟,雖然我們離得不遠,但是經常幾年
見不上一次面。
  「不會,都是朋友,老鄉。來吧,我們在月舫。」
  「好,我馬上到!」
  一進到包廂就聞到一股刺鼻的酒味,一桌子的海鮮基本上浽觞N動,幾個顯
然是喝空了的茅台酒瓶子斣谶吷稀蓚